霍金的第一次婚姻:双方一见钟情 相伴25年

 网站首页 | 中国资讯 | 即时报道 | 中国财经 | 事实关注 | 社会聚焦 | 法制报道 | 消费关注 | 健康医疗 | 食品安全 | 房产地产 | 聚焦关注 | 百姓民生 | 互联网 | 事实关注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正文

霍金的第一次婚姻:双方一见钟情 相伴25年

来源: 南方都市报 2018-03-14 21:41:32

(原标题:霍金的第一次婚姻:双方一见钟情,相伴25年)

2018年3月14日,科学界最耀眼的巨星之一、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去世,享年76岁。

霍金的孩子露西、罗伯特和蒂姆在一份声明中说:“我们亲爱的父亲今天去世了,我们深感悲痛”,他“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,一个不平凡的人,他的研究和成就的影响将持续多年”,“他以其才华、幽默和勇气、毅力鼓舞了全世界的人们”,“我们将永远怀念他”。

除了是当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,霍金也有着普通人一般的爱情生活。简·王尔德,一个他生命中重要的女人,一个陪伴了他25年的家人,一个他无法忽视的名字。电影《万物理论》讲述了霍金的青年生活,他与简在剑桥大学相遇相爱的故事。扮演霍金的“小雀斑”埃迪·雷德梅恩说:“我在剑桥学习的时候,见过斯蒂芬也听到过他的声音,但他并没有注意到我。当我在读剧本的时候,我明白了,之前的一切都是我可以拿来参考的。斯蒂芬和简让我和菲力西提参与了他们的生活,这让我们有一种很强的责任感来把这件事做好。”

霍金的第一次婚姻:双方一见钟情 相伴25年[0]
1965年,霍金与简结婚。

一见钟情,一个月后得知霍金患渐冻症

1962年霍金到剑桥大学深造,主攻宇宙学。那年夏天,简和两个朋友进城喝茶,在路上碰到了霍金,他低着头,乱发遮脸,步履蹒跚,若有所思。简的朋友告诉简,霍金很奇特,但非常聪明。简对古怪的霍金产生了兴趣,奇怪地预感到会再见到他。

1963年新年的第一天,简在朋友家的聚会上认识了斯蒂芬·霍金。聚会那天,头发乱糟糟、穿着黑色天鹅绒夹克、戴着古怪的红色蝴蝶结的霍金再次引起了简的注意。霍金独特的幽默感迷住了年轻的简,他不停地拿自己在牛津大学糟糕的期末考试情况打趣。“他总能看到事物有趣的一面,所以我想我能与他合得来。他看上去有点腼腆,这点和我一样,但他的幽默感十分吸引我。” 简回忆道。

霍金也对简一见钟情。然而,仅仅一个月后,简就得知她喜欢的这个男孩被医生诊断患有渐冻症。这种病的患者通常只能再活两三年。“那是一个周六,我在咖啡馆见一些老朋友,当时我还刚认识霍金,他们对我说,‘天哪,太糟糕了,他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的运动神经元疾病’。我非常震惊,无法相信这样可怕的事情就发生在我们的同龄人身上,而我喜欢他,他那么风趣。”简在接受英国《卫报》的采访时说。

但是这个可怕的消息并没有削弱霍金对简的吸引力,而且恰恰相反。简回忆说:“这是一个挑战,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在一起就一定能战胜病魔。我那时很年轻,一个人在年轻时不会想到死亡。我们在兴奋的状态中相爱着,然后决定结婚。事实上,我们没有过多地考虑斯蒂芬的病。”

尽管霍金被确认只有两年的寿命,简还是和他订婚了。被问及为什么时,她只是笑了笑:“那个年代,人人都说苏联的核武器两年内就会打过来。”多年之后,简在自己的回忆录《音乐移动群星》中写道:“我非常爱他,任何东西都不能阻止我和他结婚,我愿意为他做饭、洗衣、购物和收拾家务,放弃我自己以前的远大志向。”

在确认患病初期霍金陷入了长期的消沉乃至抑郁,但在和简订婚后,霍金告别了消沉,简给了他“生活的意义”。为了结婚,他需要一份工作,为了得到工作,就需要一个博士学位。因此,他开始了一生中的第一次用功。令他十分惊讶的是,他发现自己很喜欢研究。1965年,霍金与简结婚了,育有三个子女。

霍金的第一次婚姻:双方一见钟情 相伴25年[1]
两人一见钟情,简被霍金的幽默感吸引。

医生曾建议关掉霍金的呼吸机,简拒绝了

婚后不久,霍金病情加重,从1970年开始坐上了轮椅。1980年,霍金开始聘请每天服务一两个小时的护士。“病情开始恶化,他已经很难把事情写下来,他必须记住所有的事情。有人说,他的工作就好像你在脑中创造一曲莫扎特的交响曲,但他有着惊人的毅力和决心。”简说。

1985年霍金一家去瑞士旅游期间,霍金感染肺炎,几乎快要撑不住。霍金在纪录片中透露:“当时医生觉得我已经不行了,建议简关掉我的呼吸机,但她拒绝了。”当时霍金著名的作品《时间简史》还未完稿,简的决定改写了霍金和物理学界的命运。由于情况太过危急,医生们只得给霍金做了穿气管手术。手术拯救了这位科学家的生命,却也夺去了他说话的能力。自那以后,霍金只能用语音合成器发出的机器人声音与人沟通。

1988年《时间简史》的出版,让霍金声名鹊起。但他的身体状况也逐步恶化,简的压力也与日俱增,丈夫、子女都需要照顾,时常难以兼顾。“这个天才没有可以拥抱我的有力臂膀,没有可以满足我的渴望的力量”,简曾经在书中谈到了自己的绝望。

霍金专注于物理学,而简要给丈夫洗澡、梳洗、穿衣和一勺一勺喂饭。这种状态逐渐消耗了她的乐观。同时,作为信仰上帝的基督徒,她与信奉“无神论”的霍金也有很大的分歧。简表示:“我理解斯蒂芬持无神论的原因,如果一个人在21岁时就被诊断出患有那么可怕的病,他还会信仰善良的上帝吗?我想不会。但是我需要自己的信仰,因为它能给予我坚持下去所必需的支持和慰藉。多亏有信仰,我才一直相信自己将克服面前出现的所有问题。” 这也是他们两人彼此疏远并导致婚姻破裂的一个主要因素。

霍金的第一次婚姻:双方一见钟情 相伴25年[2]
与孩子们在一起。

25年婚姻结束后,他们依然像亲人一样

霍金巨大的成功,他对简的要求,以及他拒绝讨论他的病情,逐渐破坏了他们的关系。1991年,霍金和简离婚,结束了他们25年的婚姻。4个月后,霍金娶了自己的护士伊莱恩·梅森,后者的前夫正是替霍金在轮椅上装电脑和语言合成器的工程师。

对于简来说,离婚后那段岁月是很艰难的。“我当时仍然比较乐观,甚至是不切实际的,希望能够继续维持婚姻。我以为尽我所能就可以把这个家维持下去,尽管艰难,我还是希望继续。”但是霍金已经离开了。

简曾说,在霍金的背后她感到失去了自我。“每次到了正式场合,我就只是个站在他身后的人。”为了摆脱这种感觉,以及对父亲的承诺,简努力地学习,拿到了中世纪欧洲文学博士,找到了在剑桥大学教书的工作。然而,在霍金看来,与宇宙相比,那些人类编出来的东西并不算什么。

在简的传记里,有痛苦的记忆,但对霍金的描述仍充溢着温和、尊敬和爱护。2006年在霍金与第二任妻子伊莱恩离婚后,她依然会去照料霍金,彼此还像亲人一样。“我们一家会在一起做很多事情。虽然我们离婚了,但是我们依然是孩子们的父母。” 简说。他们在剑桥的家只相隔了10分钟的路程,当简在剑桥时,他们还会在一起吃饭,并和孩子们一道度过美好时光。就像电影《万物理论》中那句台词,“我爱过了,我尽力了。”

霍金的第一次婚姻:双方一见钟情 相伴25年[3]

霍金,简和家人于2015年2月8日在伦敦参加英国皇家歌剧院的英国学院电影奖。

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!戳下面按钮转发吧!

汉讯网 Copyright @ 2017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