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一名监狱警察突发疾病倒在工作岗位 终年42岁

警察

 网站首页 | 中国资讯 | 即时报道 | 中国财经 | 事实关注 | 社会聚焦 | 法制报道 | 消费关注 | 健康医疗 | 食品安全 | 房产地产 | 聚焦关注 | 百姓民生 | 互联网 | 事实关注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正文

云南一名监狱警察突发疾病倒在工作岗位 终年42岁

警察

来源: 云南监狱 2018-03-14 19:01:10

(原标题:云南监狱警察禹凌云突发疾病倒在工作岗位,终年42岁)

云南一名监狱警察突发疾病倒在工作岗位 终年42岁[0]

在这个分控平台,禹凌云完成了自己最后一个值班任务。本文图片均来自“云南监狱”微信公号

“云南监狱”微信公号3月14日消息,“上身正直坐着,双眼紧盯执勤台”,这个监狱人民警察认真工作的姿态,是禹凌云向世界告别的最后身影。

2018年3月9日凌晨,云南省官渡监狱三监区一线带班责任警察禹凌云,突发疾病,穿着那身他最爱的警服倒在了工作岗位上。

42岁的生命,戛然而止。

img 终年42岁 src=http://crawl.nosdn.127.net/88e3ac4448cf70793931219e9b2f786c.jpg width=378 height=567 style=margin: 0px auto; display: block; /|]禹凌云生前照片

“又见官狱樱花开,不见故人音容现,长水连雨低声泣,花伴雨落战友别。”

“凉风萧瑟,草木含悲。风中的呜咽是我们对您的声声呼唤,风中的花瓣是我们对您的深情挽留……”

一首首挽词,是同事、挚友以及服刑人员对禹凌云的送别。这位风趣、开朗,热心、爱岗的“老禹头”,怎么可能就这样走了?

“我们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党员和干警。”

官渡监狱张国志监狱长对禹凌云的离去,无限痛惜。

最后一个值班任务

3月8日,全国“两会”第六天。因“两会”安保,官渡监狱值班执勤任务比平常更加严格紧凑一些,警察们忙碌的身影穿梭在监狱的各个岗位上。

禹凌云下午四点三十分准时进入监管区接班,负责所在监区的晚间值守任务。

接班后的工作一如往常。禹凌云和同事一起,组织服刑人员晚间活动学习。服刑人员就寝后,禹凌云又逐一对每一个监舍进行检查,确保门窗等设施安全到位,才放心的前往二级分控平台进行夜间值班。

安检排查时,同事还跟禹凌云开玩笑:“今天妇女同志们都放假了,你又轮个节日值班。”

“没关系的,等过两天“两会”安保任务结束,我打算休个公休,答应带女儿去北京走一走,看看天安门。她嚷嚷很久了。”

此时,开朗乐观的禹凌云已在规划和家人的出游安排。

夜间值班是禹凌云与另一同事轮流。

还未到交班时间,体谅同事已工作了一整个白天的禹凌云,主动提出让同事早点休息,他多守一会。

一整夜,监区一切如常。

3月9日早上六点半,同事到分控平台接班,看到禹凌云仍保持着工作时的姿势——上身正直,双眼紧盯执勤台,但却怎么叫都没有回应。

发觉情况不对,同事立即向指挥中心寻求支援,禹凌云随即被送往医院抢救。

七点四十五分。

在经过四十余分钟的全力抢救后,因心源性猝死,禹凌云还是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从警24年,坚持做最好的自己

1994年,禹凌云从云南省机械学校毕业,成为一名光荣的监狱人民警察。官渡监狱留下了他24年的足迹,他也把24年的光阴献给了所热爱的监狱事业。

初到岗位,禹凌云发挥专业特长,担任监狱技术人员的职责。

2005年,禹凌云调入一监区,成为一线包干责任警察。面对工作内容的改变,禹凌云形容自己是“革命工作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”。他迅速调整,加强学习,用最短的时间,从技术人员变成了教育改造的“行家里手”。

官渡监狱一监区监区长尹利武是禹凌云的老同事、老朋友。从九监区到一监区,两人相处12年有余。

“我太了解他了,他骨子里有韧劲,不服输,做事不会邀功,但会默默的把每件事做好。”尹利武说。

每个监区都有教育改造难度大的“重点犯”,这些难啃的“硬骨头”,禹凌云有自己的一套办法。

“他总能和服刑人员找到共鸣,从生活上的一些小事切入,‘润物细无声’地就把这些人“征服”了。但其实我知道,他背后做了许多工作。”

尹利武介绍到,在一监区工作的7年里,禹凌云下班背着电脑回家是常态,查资料、找方法也成了他回家后的工作。

“很多时候前一天陷入僵局的事情,第二天总能被他巧妙化解。”

“我21岁就认识了师父,到现在9年了,师父突然走了,感觉我的一个亲人不在了。”

说起师父禹凌云的离去,警察周维控制不了情绪,红了眼眶。

2009年,周维进入一监区工作,在不知道如何管理服刑人员的迷茫阶段,禹凌云手把手地将他带入工作正轨。除了工作,禹凌云在生活上也给了周维许多关怀和帮助。

“前几年,从单位回家的路不好走,交通也不方便,每次想回家,只要师父不上班,他都会开车把我送回去。我永远也忘不了,师父每次送我之后,再从反方向回家的情景。”

2012年,因为工作出色,禹凌云被安排到三监区从事“重点犯”教育改造工作。

这里,他一人包管50名“刺头”,但他却得心应手,每一名服刑人员都听他、敬他,他也成了同事们崇拜的“小诸葛”。

2014年,禹凌云所包干的服刑人员杨云坤(化名),收到了一封来自家里的“喜报”,信中告诉他儿子考上了北京大学。

这个一直因为自己没文化而自卑的七尺男儿喜极而泣,在短暂的喜悦过后,杨云坤陷入了深思。

“儿子的学费从哪里来?”

禹凌云了解到相关情况后,积极向监区提出了捐款的意见。在监区捐款现场,他带头拿出了500块钱。

同事们沉默了。

因为大家都知道,禹凌云家的经济状况并不太好,500块钱对禹凌云来说,并不是小数。

禹凌云爱人长期在家照顾小孩,没有经济来源,他一个人的工资一方面要管一家三口的吃喝拉撒,一边要负担孩子的学费,还要还房贷。

后来一次与朋友聊天中,禹凌云这样说道: “作为一名父亲,我知道在儿女需要你时,你给不了帮助的无奈与自责,他(服刑人员杨云坤)的儿子那么优秀,考上国家一流的大学,我们不能让钱成为他们父子心中永远的痛。”

1994年至今,禹凌云恪尽职守,兢兢业业走过每一天,直到最后一刻。

“他从来没有因为生病请过病假,能坚持就一定会来。在生活上,他也是一个特别积极、阳光、乐观的人,充满正能量,我们都喜欢和他聊天谈心。”

三监区教导员汤国庆说,禹凌云是一个“工作上严谨、生活上乐观、学习上主动”的人。

24年来,他对这份职业的热爱,对工作的责任和担当,都完美地诠释了他生前最爱说的一句话:“我的父母都是监狱人民警察,父母和他们的同事用实际行动教会我责任和担当。”

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!戳下面按钮转发吧!

汉讯网 Copyright @ 2017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